网站首页 搜索 详情

夏桂林: 在大道至简中守护平凡

2018-10-09 11:17:22


第一次认识夏桂林,是在1992年初冬时节。那次去县委统战部办事,就他一个人在单位值班。彼此面熟,寒暄之后,进行了交流。这位中等身材的长者,方圆脸上总是含着微笑,讲话慢声细语,和蔼可亲。

再见到夏老,已经85岁的耄耋离休老人了。他告诉我,几年前开了两次刀,身体大不如从前。我只是觉得夏老除了身体略为消瘦、头发稀疏外,精神依然。

夏桂林出生在东台时堰镇一个靠跑帮船为生的贫穷家庭。他父亲上岸负责联系货主,上船后撑船拉纤样样上;母亲则是管家,在船后梢掌舵。行船的路途就是东台到时堰,时堰到东台,36里水路两天一个来回,与一个姓徐的人家对开;一年到头,周而复始,永不停息。而行船的动力——纤夫——除了父亲,还要请两三个帮工。一家7口人的生活,就是靠载客的船资和代购、代运货物的杂费来维持。

夏桂林的童年就在船上度过,船到时堰时,晚上到岸上四间丁字草屋过夜。6岁那年春天,船到东台后,夏桂林随母亲去西街学做生意。忽然,刺耳的防空警报拉响了,人们四处逃窜,他跟在妈妈后面拼命向西逃命。途中,宝文斋的夏老板看见他们,大声喊:“二奶奶,快进来!”他们立即跑进里边小屋,两张桌子上铺上几床棉被,母子俩随老板的家人躲进下面。一会儿,日军飞机呼啸而过,150多米外扔下炸弹,他们躲避的小屋的天窗玻璃被震碎了。当天,日本鬼子轰炸了台城寺街、彩衣街(现鼓楼西路)等处,炸死平民40多人,炸毁民房数百间,致老城区成为一片废墟。

1944年初冬,小河开始结冰。一天早上,夏桂林夹着小书包去上学,刚出家门,就被两个国民党兵叫住:“跟我们走,上前跑!”走到牛桥口,许多人在河里摸砖头。他一看,傻了:两个脚都害着冻疮,就央求当兵的,不能下河。“再不下去就揍你!”破皮的冻疮在冰冷的河水中钻心地疼,他两眼泪水直掉。那天,他在好心的大爷帮助下,才勉强完成摸砖头的数量。原来,这些国民党三十三师一九四团的兵痞们,平时胡作非为,名为修筑工事之用,实际上是敲竹杠。

第二年春节前,时堰镇驻扎了许多新四军战士,帮助老百姓打扫街道巷口。一天夜里,有人随手将他家屋旁半片石磨扔下河,“扑通”一声,惊醒了停泊的帮船上一位年轻的女孩。这件事传到新四军干部那里,非常重视。经过排查,是一名战士所为。那天上午,那个战士在众目睽睽之下,穿着短裤下河,浑身直抖,在水里扎了3个猛子,将半片石磨摸上岸,重新盖到夏桂林屋旁的阴沟上。

这件事对夏桂林影响很大,新四军与国民党的军队有天壤之别,为夏桂林的后来的成长留下了伏笔,从而为他日后走上革命道路产生很大的影响。

1949年春天,夏桂林15岁,父母没有钱供他去上学,他便寻思要自立,不能在家吃闲饭。当时,苏北已经解放。他和另外几个年龄相当的小伙子,乘船去海安县政府,要求参加革命。其实,他们自己选好了去泰州分区干部学校学习。县领导和他们交流之后,立即向泰州地委打电话反映情况,得到了对方的支持。

他们拿着介绍信回家准备行李,第三天去报到。他们住在泰州光孝寺,享受供给制,后来穿上了统一制服。4个月后当地发生洪涝灾害,他们又被精减回家。期间,老师动员他插班六年级继续读书,穿着灰色军装上学的他,很受同学们的羡慕。半年后,夏桂林又报考苏北农村工作团,参加了淮阴地区土改工作队,斗地主,分田地,镇压反革命,广大农村来了一次“暴风骤雨”。他作为有文化的青年,整理材料、写布告,什么事都干。新沂、淮阴等几个县的许多乡村田头农户,留下他们的足迹。

1952年春,夏桂林他们历经土改的洗礼之后,土改工作队就地解散,各奔东西。他和30多个土改工作队员一起,被分配到盐城工作。因他在干部学校学过会计,就分配到大丰银行白驹营业所当岀纳会计。

不久,经邻近的店老板介绍,夏桂林认识了染坊李老板的姑娘李翠莲。经过一年多的相处,夏桂林和李翠莲一起,熟悉了白驹小镇的街头巷尾的店铺和那条川流不息的串场河,河边停靠着南来北往的船只,码头上商贸云集,吆喝声此起彼伏,连接着街道的各家店铺。1954,夏桂林提笔向县支行写了要求结婚的报告。然而,中国人民银行大丰县支行在他的结婚报告上批复:因夏桂林对象三哥李越寻1946年去台湾,经行务会研究不予同意。如果本人坚决要求结婚,以后有牵连则由本人负责。

面对爱情与前途,夏桂林毫不犹豫作了决策:我要成家。今后的任何后果,由本人来承担。行里在他的坚持下,批准了他的结婚申请。第二年春节,夏桂林在白驹镇一家饭店办了一桌酒席,几位亲朋好友前来祝贺,举行了一场非常简朴的婚礼。从此,两口子过上温馨的日子。

后来,随着两岸关系的解冻,爱人的三哥李越寻先通过在印尼的朋友将家书转寄到故乡白驹,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和久远的问候,使父母老泪纵横,喜极而泣。后来,李越寻回到阔别多年的老家,一家人更是心潮澎湃,难以言表。

他爱人的家庭背景,是他无法选择的。他的温和的个性和忠于职业的操守,得到他经历中的10多个工作单位的几百名同事的认可。历次政治运动,人们都暗暗保护他,从未有人去揭些什么,因此他没有受过冲击。从参加工作到离休45年,夏桂林获得省、市、县14次表彰。这是大家的共识,也是对他工作的褒奖。但是,一个无法回避事实始终缠绕着他的政治生涯。在谈恋爱之前,他作为青年先进分子,岀席多种会议,朝气蓬勃。从1952年到1964年在银行系统工作期间,他多次调动,最终职务是副股级。1965年组织上将他调到刘庄公社党委任组织委员,文革一开始就因海外关系调整为民政委员。

直到1989年7月,党的知识分子政策对海外关系这一条解禁6年后,时任大丰县副书记李宗跃找他谈话:“你对党无限忠诚,对工作一丝不苟,对同志坦诚相待,组织上亏欠你的今天落实,职务上定为副科级。”夏桂林感慨万千:“谢谢组织的关怀!”多年背在身上的思想包袱终于卸掉了,从内心向党组织表示尊重。

回首往事,历历在目。1978年,组织上考虑他年龄大了,从乡镇调到县贫协当秘书,但工作太单调了。1984年3月,夏桂林拿着组织部开出的干部调动介绍信到县科委报到,人家问他的文化水平,他如实作了回答。人家听了,说:“我们要的是一个能写会说的秘书,而不是一个干部!”

这句话重重地刺激了夏桂林,成为他勤奋学习的一个新起点。人家也是一句实话:缺人才!搞行政工作,光干好本职还不行,没有文化就走不远。

不久,组织上决定他兼任大丰县委落实知识分子办公室副主任,从此,他才将自己的特长发挥到了极致,走向人生的辉煌。这一年,夏桂林50岁。

那5年,夏桂林和落知办5个人一起,站在知识分子的立场上,感同身受,用自己的满腔热情,用当出纳、看金库的严谨态度,拿出管人事、干民政的协调能力,先后把县里480多位老知识分子的1200名亲属的农村户口转为城市户口,补发了错停7人的工资1万多元,纠正了100多人档案中的不实之词。

那5年,夏桂林不仅在工作上顺风顺水,在学习上也找到了路径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他看到一个单位的打字员几大本剪报,如获至宝,可算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学习和积累知识的一种途径。从此,夏桂林如饥似渴,阅读各种报刊,分门别进行剪贴。经统计,30多年总剪辑报刊资料927本,包括中国的历史人物、重大事件、名人轶事、健康养生等。这些资料,夏桂林不仅要看报纸,而且还要分门别类地加以研究,再进行归纳提高撰写出属于自己认识和理解的材料来,再通过《大丰日报》、大丰电视台等地方媒体报道和小范围宣讲,慢慢地得到别人的肯定,在社会上产生良好的影响。

夏桂林离休之后,更是“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;烈士暮年,壮心不已”。20多年来,他撰写的《整风反右与落实政策》《我经历的票证时代》在市内外报刊上发表;先后写了40篇演讲稿,到机关、学校演讲70多场。其中一篇4万多字《勿忘国耻,振兴中华》的稿件,被上级领导批示给教育局印发给中小学,作为宣传爱国主义课外教材。真可谓生命不息,奋斗不止。他的努力没有白费。人们屈指一数,仅谈他退下来这20多年,就受到上级相关部门11次表彰,一些在职的非常勤奋的机关干部也很难做到。其中江苏省委组织部和老干部局两次分别表彰他为全省“四好”离退休干部党员和先进个人。由此可见,他的信念、他的坚持、他的努力、他的人格,始终如一,得到了党组织的高度评价和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。

此外,夏桂林还撰写出版了《大丰统战史》《让过去照亮未来》《钱币趣闻轶事》《往事》等4本书,证明了他多年来的学习成果,也为单位、为子孙留下历史的印记。

闲暇之余,夏桂林老先生还集币,义务为医院挂号窗口调剂硬币;他还收集纪念章和酒瓶,摆满家里一个大橱柜。由此可见,他的晚年生活更加丰富多彩。

如今,夏桂林怡然自得地生活在盛开着郁金香的麋鹿故乡,平静的日子像家乡的河水一样静静地流淌。

(作者:周古凯)


8223